第十五章 威廉的密碼球

哈麗葉與威廉來到一棟古色古香的石屋前停下腳步。這座建築看起來比主建築的大廈古老,有一個古銅色的圓形屋頂,門上懸掛的招牌用鍍金的字體寫著「密碼球教室」。就在這時,大門忽然打開來,一個穿著白色外套的男人心不在焉的探頭出來,他的頭髮蓬鬆凌亂。
    「史雷普,早安!我帶威廉•溫登來做新生訓練。」哈麗葉朝威廉的方向點個頭。
班傑明•史雷普舉起雙手遮住眼睛,擋住刺眼的陽光。他站在那裡,瞇著眼睛打量了威廉片刻。
    最後,他終於開口說:「威廉•溫登?」接著他伸手抓住威廉的針織套衫,一把將他拖進門內,大門就當著哈麗葉的面直接關上了。威廉聽見她在外面喃喃的抱怨不休。
    「真是個令人討厭的女人!」史雷普說著瞄了威廉一眼。「你說是嗎?」
    威廉顯得侷促不安。「我才剛剛認識她而已。」
    「說得也是。沒錯,你得先認識她的為人,然後才會開始討厭她。」史雷普指著一大面綠色黑板前的一張椅子說:「請坐。」
    威廉坐下來,開始瀏覽四周。這是一間圓形教室,上面有一個高聳的圓形屋頂。書架沿牆壁排列,架上擺滿了各種形狀與設計的機械裝置。教室的角落裡擺著一座巨大的黃銅蒸汽機,天花板上則懸掛著一隻機械老鷹。威廉看得興奮不已,忍不住渾身顫抖。內心深處,他曉得這些不僅僅只是機器而已,這間屋子充滿了機器密碼,他在爺爺的藏書中讀到過的那種密碼。他做夢也沒有想到,竟然能夠親眼目睹這種密碼。
    「你看起來像個完全正常的小男孩,」史雷普打量著新來的學生。「誰會想得到一個如此平凡的小男孩,竟然能夠破解獨一無二的不可能破解的密碼筒!」
    史雷普撓撓他的深色八字鬍,沒想到鬍子竟然跳到他的肩膀上。「不行,回來!」史雷普大叫,伸手試圖抓住鬍子,但徒勞無功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就這樣跳下他的外套,再跳上書桌,接著曲折前進,穿越桌上凌亂的雜物。史雷普順手拿起一個空咖啡杯,猛然倒扣在桌上,才擒住這個調皮的鐵紅色鬍子。
    「逮到你了。」他抓起蠢蠢欲動的鬍子給威廉瞧瞧。
    「你覺得如何?」他得意洋洋的問:「我自己做的。」
    威廉遲疑片刻,反問他:「那是什麼?」
    「一副機械鬍子。它會替我跑跑腿,辦點小事。乖乖聽話時還不錯,可是有的時候,它的脾氣有點暴躁,很愛唱反調。」
    史雷普把鬍子貼回嘴脣上。
    「可是,我之前究竟做了什麼……呃……?我是說,我才剛剛……」史雷普仔細的在書桌上翻找一遍。「我明明把它放在這裡的呀。喔,找到了。」他拿起一個東西,威廉一看便認得。「你已經見過它了。」史雷普高高的舉起一個圓筒,那正是不可能破解的密碼筒。
「是的。」威廉霎時脹紅了臉。「你怎麼拿到它的?」
「這是我做出來的。」史雷普得意洋洋的說。
威廉坐了下來。「可是……」他開口想追問,但是有十幾個問題同時湧上心頭。「是你們安排了博物館的巡迴展嗎?」
「喔,那個呀……沒錯。」史雷普回答。
「為什麼呢?」
「當然是為了找到你啊。」史雷普看著金屬圓筒說:「我們不曉得你究竟躲在世界的哪個角落,所以把這個儀器送到世界各地去巡迴展出。你身上有你爺爺的遺傳,你一定會忍不住想來看它。可是我們還是花了好久的時間才找到你,至少比我預期的長得多。挪威啊?誰料想得到呢?不過,最後你還是上鉤了。」
威廉開始感到緊張不安。假如爺爺不希望研究所找到他們,那麼他現在自投羅網可能不太妙。
「我曉得你在想什麼,」史雷普說:「為什麼你的爺爺不想讓我們找到你。」
威廉抬頭瞧瞧他,又點點頭。
「托比亞失蹤前變得有點偏執,特別是在你出事以後。他不願意冒險,所以把你們一家人送走,現在我們才曉得,你們原來去了挪威。」
「你們找我做什麼?」威廉追問。
「主要是因為我們認為你在這裡比較安全。」史雷普清清喉嚨,又補充說:「而且我也認為你可以幫我們找到他。」
「找我爺爺?」威廉驚呼失聲。
「是的,」史雷普說著放下不可能破解的密碼筒,又從外套口袋掏出一個東西,秀給威廉看。那是一個金屬球,大小宛如蘋果,上頭刻著各種奇怪的符號。
「所有的候選人都有一個。」史雷普說著把它遞給威廉。它既冰冷又沉重,比外表看起來沉得多。
又來了,又是候選人?威廉充滿疑惑的看著史雷普。
「抱歉,我忘了你還不太認識我們的研究所。候選人是下一代的密碼破解員,也是受訓中的未來密碼學者,他們都擁有我們研究所想要發展的特殊才能。我們發掘他們的方式和尋找你的方式差不多,不過,當然沒有你的那麼戲劇化。」
「你是說,其他候選人也都是從競賽中脫穎而出的?」威廉反問。
「是的,此刻我們所裡一共有六位候選人。人數有時多,有時少,但是從來不曾像現在這麼多。我們說的都是具有特殊天分的人,這樣的人才並不多見。明天你就會見到他們,今天你應該花點時間,好好熟悉一下你的密碼球。」史雷普指著威廉手中那顆球。
「我的密碼球?這是個——哇!」威廉瞄到一根細針飛快的刺了他的手一下,瞬間便又縮回球內。
「不必擔心,」史雷普說:「它只是要確定你是它的主人。」
「它的主人?」威廉複述。
「每顆球都是針對特殊的人設計的。你應該還記得,你剛到這裡的時候抽過血?」
威廉點點頭。
「這顆球是專門為你設計的。它知道你的基因密碼,只有你才能使用它。別擔心,它不會每次都刺你的。」史雷普說著露出挖苦人的笑容。「等你破解第一關時,它會對你進行全身掃描,這樣它見到你,就認得你的長相。」
「見到?」
「是的,見到。這顆球是一把鑰匙,而且不是老式的鑰匙。這是個機械謎題,一共有十級。你每晉升一級,這顆球就會取得新的權限,你才能進入研究所的新領域。」史雷普說:「因此,只有使用者才能掌控他的球,這一點非常重要。」
威廉想起賽博花園的招牌。
「所以我必須晉升到第三級,才能進入那邊那座大型溫室?」他問道。
「完全正確。可是你必須要有耐心。想解開第一級,通常需要幾星期的時間。」
威廉低頭瞄一眼自己手中的密碼球,球上面有不同的零件,可以旋轉扭動,就像不可能破解的密碼筒。其中有一個閃閃發亮的藍色數字「0」。
「這表示我也是候選人嗎?」威廉問。
「你願意嗎?」
威廉忍不住笑了。這實在好到像一場美夢。「願意。」他回答。
「好極了!」史雷普鼓掌。「不過,我得走了。」他方才瞄過時鐘,忽然急著離開。「你可以留在這裡熟悉你的球,待會兒再循原路回去。」史雷普抱起一疊檔案。「離開時請把門帶上。只要拉上大門,它就會自己上鎖。」他邊交代邊往外衝。
威廉依然坐在椅子上。他閉上眼睛,小心翼翼的握著球,立刻就感到胃部產生熟悉的騷動,一股暖意從脊椎擴散到雙手。現在只剩球和他了。他再度張開雙眼。
這些符號已經開始閃閃發亮,彷彿脫離了球體,漂浮在它的上空。有些符號變小,有些變大變亮,而且產生不同的顏色。不知為何,威廉看出了一個圖案,他的手指便開始扭轉球上的零件。
然後,它就開始震動。
震動持續增強,威廉幾乎覺得,它就要在他的手中解體了。他不得已放開球,沒想到它竟未墜落,反而懸空停留在他面前,讓他看得目瞪口呆,一直凝視著這顆金屬做的密碼球。震動終於停止,球的內部發出喀嚓兩聲,接著便自己轉動起來,彷彿在四下瀏覽。不久,有一道藍光從密碼球的小洞射出。這道光射中了威廉,在他額頭正中央顯現一個藍點,接著藍點便以光速來回掃描。它是在掃描他嗎?
這道光在他的身旁上下來回掃描,愈來愈快,然後逐漸浮現一個形體。當威廉跟自己的影像面對面時,忍不住吃驚的倒抽了一口氣,向後倒退一步。這道藍色雷射光彷彿拷貝了一個他的立體投影。
不久,這個立體投影又隨著藍光縮小,消失回密碼球裡,來得快去得也快。這顆球嗶嗶的發出幾聲電子信號後,快速的飛向威廉,然後適時停住,飄浮在他面前,彷彿在等待什麼。看到威廉不知所措,沒有回應,球又進一步靠近他,戳了他的胸口好幾次,才又再度後退。
「你想要我抱你嗎?」威廉問它。
威廉伸出手臂,把掌心擺在球的下方,它便完美的降落在他的手心上。托著它,他才發現,它閃爍的數字已經從0變成1了。
威廉看了不覺莞爾,明白自己已經晉升第一級。他轉動著手中的金屬球,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再繼續破解兩關,順利進入賽博花園。
他是真的很想進去瞧瞧呀。





第十六章 賽博花園

一小時後,威廉手中依然握著那顆密碼球。現在球上閃爍的數字是3了。他連闖三關,但後面這兩級是一級比一級困難。在第二級時,球變大了,像顆沙灘球。晉升第三級時,它又縮小成一顆小彈珠。不過,他順利過關了,所以現在才能站在賽博公園的大門口。
威廉伸手觸碰冰冷的鐵門,試拉看看,果然上鎖了。「我猜,這就是你派上用場的地方了。」他說著舉起小球。
不過,究竟該怎麼做呢?這時,他忽然想起史雷普的話:「這顆球是把鑰匙」。他把大門澈底檢查了一遍,假如球是鑰匙,那麼門上總該有個鑰匙孔,不是嗎?
他的視線停留在大門的一個圓孔上。他瞄瞄孔內,發現裡面刻著一顆小球的圖形,還有數字3。
威廉舉起密碼球,放在圓孔前面。
可是,毫無動靜。
他向前邁一步,讓球更靠近圓孔,沒想到那顆球竟然自動飛出去,砰的好大一聲擊中圓孔。
然後,它開始旋轉。就在威廉還摸不著頭緒的時候,大門已經滑開。
「歡迎光臨研究所的賽博仿生花園!」一個單調的聲音歡迎他。「為了您的安全起見,請走大路,並且牢記:千萬不要餵養植物。祝您有個愉快的參觀行程!」
「謝謝!」威廉說著把球放回口袋。
園林遼闊,放眼所及,盡是高大的棕櫚樹與蒼翠茂盛的樹木,一望無際。他抬頭仰望,溫室的屋頂至少有一百公尺高,頭上還有巨鳥盤旋,彷彿置身叢林般悶熱、難受,而且令人心裡發毛。
眼前有條石子路通往前方的樹林,威廉邁開腳步,沿著小路前行。穿過小樹林後,他進入一座植物園,道路兩旁排列著大型的籠子。威廉在其中一座籠子前面佇足,研究籠裡的綠色植物,看起來彷彿是一棵完全正常的仙人掌。籠子上有一面小小的銅牌寫著:Ferreus ictus。
「Ferreus ictus……」威廉自言自語的靠近。他曉得ferreus是拉丁文的「鐵」,而ictus的意思則是「咬」。「鐵咬」,好奇怪的仙人掌名喔,他心想。接著想到,既然會有人為仙人掌取這樣的名字,想必自有深意。就在威廉後退時,仙人掌突然向前衝過來,張嘴露出一大口尖銳的鋼牙。
「哇!」他開心的驚呼一聲,著迷的站在那裡,看著仙人掌攻擊籠子,彷彿那是它的獵物似的。然後,它放開籠子,挑釁的對著威廉嘶嘶叫。
「一棵電動的機器仙人掌,」他告訴自己:「好酷!」
接著,威廉又轉身去參觀其他籠子。毫無疑問,幾乎所有的植物都有些古怪,其中有一些甚至一明一滅的閃著燈光。威廉繼續向前走,深入植物園的深處,邊走邊唸著兩旁植物的名字:有毒植物(Toxicum vegetabilis)、漂亮的陰間(Pulchra inferna)、植物凶手(Planta homicida)、惡魔的地獄(Diabolum infernum)。
有一條巨大的蔓藤懸掛在兩棵樹之間,威廉在它前面逗留,瞧個仔細。看起來,那好像一張巨大的綠色蜘蛛網,緩緩的前後搖晃,彷彿在風中飄盪,可是四周根本平靜無風。威廉檢視牌子上的名字:Viridis polypus。
「綠色章魚。」他翻譯。
這個名字嚇得他趕緊向後退幾步,緊張不安的盯著眼前這棵植物。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好像即將出事。忽然間,上方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尖叫聲,他抬頭一看,只見一隻大鳥筆直的朝他俯衝下來。
威廉正想撲倒,就地掩蔽,卻見蔓藤不慌不忙的將觸鬚拋向空中,網住大鳥,用十根粗大的捲鬚纏住它。大鳥驚聲尖叫,張大翅膀猛拍,拚命掙扎,但已牢牢被綠色章魚困住。威廉踉蹌的向後倒退,但目光仍然緊盯著大鳥,看牠在貪婪的植物捲鬚中,垂死掙扎。
綠色章魚將絕望的鳥兒塞入自己既大且深又黑的咽喉中,經過一番咀嚼後吞下,接著發出好大一聲飽嗝,再嗝出羽毛與金屬骨頭碎片,吐在地上。
威廉明白,是該離開這裡的時候了。
他環顧四周,放眼找尋出口。方才參觀植物時瞧得太著迷了,他竟然澈底忘了應該記住來時路。現在他只能盡量猜測,趕快離開。此刻,所有的植物似乎都向他張開饑渴的金屬嘴巴,露出尖銳的鋼牙。
他拚命的加快腳步。
一棵高大的向日葵向他湊過來,發出低沉的吼叫。威廉嚇得閃到一旁,結果卻被分隔道路與草坪的矮籬笆絆倒。他看到告示牌用黑色大字寫著:請遠離草地!可是,他又看見草地盡頭就是方才進園的鍛造鐵門,他一心急著離開,所以索性跳過籬笆,拔腿朝大門的方向奔去。
狂奔了好一會兒,威廉才發現,自己竟然還在原地踏步。他繼續加快腳步,但是仍然無法前進。他納悶的低頭查看,這才吃驚的發現,腳下的草地竟然向後退,每根草都跟他作對,朝他想去的相反方向前進。
威廉只好暫時停下腳步。
他的內心開始感到恐慌。這不是一片正常的草坪。他小心翼翼的轉身,開始朝籬笆走去,可是草又繼續跟他作對,朝反方向移動,所以他依然進退不得,困在原地,只能徬徨無助的四下張望。
就在此時,毫無預警的,他的腳突然滑倒。著地的那一剎那,他差點無法呼吸,只能躺在草地上喘息,片刻後才試圖爬起來,可是不論他如何掙扎,他的手腳都立刻滑倒。
然後,草地忽然開始朝著一個特定的方向移動,他彷彿被好幾千隻小螞蟻抬著前進。此時他才注意到,草坪的中央竟然張開了一個大洞,洞口盡是充滿惡意的鋼牙。大洞咯咯的響,發出攪拌聲,一陣惡臭自黑洞下冉冉升起。
「救命啊!」威廉拚命呼救。
看到自己離黑洞愈來愈近,他嚇得閉上雙眼,雙手掩面。他跟鋼牙的距離只剩幾秒鐘了…
就在此時,草地忽然停止不動。
我死了嗎?威廉心想。他不敢張開眼睛,只是靜靜的躺著,深怕草地再度移動。
「如果你想要它停止,只要開口下令就行了!」一個聲音告訴他。
威廉張開眼睛,看見自己就卡在洞口的邊緣,褲管已經被鋼牙勾住,他把腿拔出來時還勾破了褲管。威廉渾身顫抖的站起來,看見有個人站在籬笆外。
那是一個女孩。她的黑髮編成辮子,斜披在一邊的肩膀上,手中抱著一疊書。
「所有的機器都有停止按鈕。下次快被吃掉時,請記得尋找開關。」她正經的指著控制板上的一個紅色大按鈕,上面寫著開/關。
威廉聽完如釋重負,感激的露出笑容說:「謝謝妳!」
她聽完便轉身走開。
「請等一下。」威廉高喊著跑過去追她。
女孩停下腳步,回頭看他。
威廉向上一躍,想跳過矮籬笆,可是絆了一跤,險些跌倒,搖晃了幾步才站穩。
「謝謝妳……」他說著回首瞄一眼草地上的鋼牙大口。
「Cibi tritor。」她挖苦的說。
威廉露出疑問的表情。
「意思是『絞肉機』。如果你問我的話,我認為它一點原創性也沒有。不過,這些愚蠢可笑的機器本來就欠缺原創性,多半如此。」她輕蔑的瞧瞧四周的植物。
「請問芳名?」他開口問她。
「依斯基亞(Iscia)。」她漠然的回答。
「跟義大利那不勒斯灣內的小島(Ischia)同名?」威廉再問。
她點點頭。「但是沒有h。」
「妳為何會用小島的名字命名呢?」威廉繼續追問。不知為何,眼前這個女孩令他感到好奇。
她迅速的瞧瞧地面。「因為我父母是在那裡結婚的。」說完又抬頭看看威廉。
「好酷。」他說。其實他心中還有許多疑問,但是決定暫時保留。
「這些到底是什麼?」他指的是四周的溫室。
「當然是實驗啊。就像研究所裡到處充斥的機器人與小玩意兒。」
「我覺得,妳好像不太喜歡機器人。」威廉爽快的問她:「妳也是候選人嗎?」
「你的問題可真多,」依斯基亞說:「你到底是怎麼混進園裡來的?」
「用這個。」威廉掏出口袋裡的密碼球。
「用那個?」她驚呼失聲。
「是的。」威廉說。
「你何時拿到它的?」
「今天。」
「你該不會已經晉升到第三級了吧?」
威廉脹紅了臉,垂下頭。
「好吧,反正,你沒理由來這裡。這兒通常只有我才會進來。」依斯基亞的口氣似乎顯得有些不快。
她毅然決然的轉身走開,留下一頭霧水的威廉站在那兒目送她,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兩棵齜牙咧嘴的玫瑰花叢後面。